篮球巨星大奖图片
熱門點擊

劉醒龍:文學是時代的氣節 別將文化放在娛樂的染缸里

劉醒龍

  在我的新作《蟠虺》的開篇,我寫了這么一句話:識時務者為俊杰,不識時務者為圣賢。我們不能只管肉體的實踐,而不管靈魂的雕琢。或者說,只看到識時務者俊杰們的實踐,而看不到不識時務者圣賢的標準。很多時候,文學的作用就是對我們習以為常的東西表示異議,它時時提醒我們還有另外一種真理,提醒我們“不識時務”是有價值的。
  作品是一個作家的氣節,文學是一個時代的氣節。經常被看成可有可無的文學,在生死抉擇的時候為我們提供了情懷的抒發。文學,將大地方分解為許多小地方,將大人物分解為也會吃喝拉撒、喜怒哀樂的小人物。就像老舍把老北京分解為一個小小的茶館,就像王安憶將大上海分解為一座石庫門。文學傳承的是這些小之又小,平常不能再平常的自己,而這恰恰是人類的文化基因,是靈魂和命運的歸宿。
  一個有知識、有情懷的讀者,最應該信任的還是自己內心的寬容和忍耐。但凡膾炙人口的作品,都是一個民族的地域標志。老舍《茶館》中的老北京、王安憶《長恨歌》中的上海、莫言《紅高粱》中的山東高密、陳忠實《白鹿原》中的關中平原……不同人群的性情書寫,不同地域風情的特殊精妙,我把它比作是廣袤大地上堅固要塞,某種意義上的唐詩宋詞,關乎民族的尊嚴。
  喜游名山要經得住路途驚險,喜食熊掌要耐得住慢火溫燉,喜歡美的話一定要耐得住沒完沒了的梳妝打扮。凡是今天,沒有哪一篇好作品不是對個人的挑戰,沒有挑戰的閱讀是無味、無效的。作為我這樣一個有作家身份的讀者,坦率地說,不喜歡有意討好讀者的寫作者。一味地阿諛奉承,那不是好東西。在菩薩面前燒香磕頭的,并不一定是大慈大悲的人。
  文學關乎一個民族的光榮和夢想。我們這個時代生活得太安逸,而肆意追求娛樂,將一切文化放在娛樂的染缸里。我們要像崇拜泰山、崇拜普陀山一樣崇拜我們的詩歌,要像保衛我們的領土一樣保衛自己的文學,保衛我們的文明,熱愛自己國家的文學。
  別笑話一塊石頭愚笨,當我們是石頭的時候,石頭已經是智者。中國文學不缺少好作品,我們這個時代更需要懂得一塊石頭的偉大讀者。

  《 人民日報 》(2014年08月15日 08 版)

 

責任編輯:     發布日期:2014-08-16 15:11:40
篮球巨星大奖图片 pk10北京pk拾全天计划 宾利娱乐彩app 精准三肖六码期期免费3肖6码 法国女星索菲亚 罗兰 在线北京pk10官网开奖 上海时时开奖结杲 快乐炸金花官方下载 pk10长期挂机玩法 利记体育 pk10人工助赢计划 预测pk10期号6码 快速时时正规吗